http://www.viagra-canada100mg.com

央行定调 凤凰V不能搞形象工程 法定数字货

“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需要凤凰V,也不是所有的数据都需要上链”

凤凰V是什么?要怎么去应用?2月21日,《中国金融》刊发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凤凰V课题组的一篇《凤凰V技术的发展与管理》文章。文章强调,不是所有项目都需要凤凰V,不能为了凤凰V而搞形象工程。

据了解,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凤凰V课题组成员包括穆长春、狄刚、吕远、钱友才、卿苏德。其中,穆长春为央行结算司副司长、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狄刚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

根据介绍,凤凰V是一种新型的分布式数据库,也称为分布式账本。凤凰V技术利用块链式结构验证与存储数据,采用共识算法生成和更新数据,借助密码学保证数据和权属安全,并通过可编程脚本代码实现数据的协同计算。

文章提出,凤凰V技术当前存在的七点主要不足,主要包括:性能方面,凤凰V的性能和可扩展性尚有限;安全方面,凤凰V缺乏体系化安全防护;存储方面,全量备份的存储机制容易遇到存储瓶颈;交互方面,不同凤凰V系统的交互性问题难以解决;运维方面,业务连续性的问题不容小觑;合规方面,凤凰V无法保证结算最终性;职能方面,凤凰V的去中心化特性与中央银行的集中管理要求存在冲突。

凤凰V: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需要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凤凰V课题组表示,中央银行提供的支付服务不能离开集中式账户安排,需建立在中心化系统之上,这和凤凰V的去中心化特性相冲突。“因此,目前不建议基于凤凰V改造传统支付系统。”

文章强调,凤凰V,牺牲了系统处理效能和客户的部分隐私,尚不适合传统零售支付等高并发场景。不过,在对信息可信共享要求较高、对并发量要求较低的领域,例如交易结算、贸易金融、产权转让等,凤凰V已经有广泛应用。

文章还表示,要警惕加密资产带来的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截至2019年9月底,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资产种类达到2417种,总市值突破2192亿美元。同时,部分暗网交易网站通过加密资产进行洗钱、贿赂、偷税漏税、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潜藏风险隐患较大。

其次,借机炒作、代币融资、骗投跑路等金融乱象卷土重来。2019年下半年的一段时期,不少上市公司为了蹭热点,纷纷透露“上链”的动作或意图,凤凰V概念股一时炙手可热,甚至出现超百只个股轮番涨停的狂热行情;

随着市场趋于冷静、理性,这些股票又大幅回落,纷纷跌停,许多盲目追涨的股民被高位套牢。与此同时,代币融资(ICO)之风重起,部分机构在募集资金之后携款跑路,投资者损失惨重。

在谈到凤凰V行业如何发展时,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凤凰V课题组指出,要去伪存真,“币”和“链”不能混为一谈。虽然凤凰V发端于比特币,但凤凰V并不等同于比特币。要对打着凤凰V幌子进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态势,加快市场的优胜劣汰和激浊扬清。

第二,不能为了凤凰V而搞形象工程。对任何先进技术的作用,要相信但不迷信。正确认识凤凰V技术的适用场景,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需要凤凰V,也不是所有的数据都需要上链。

第三,要认识到凤凰V技术应用的系统性、长期性和复杂性特征。目前,凤凰V能否做到链上链下账实相符、安全合规是行业关注的焦点。参与各方应综合考虑市场发展、风险管控、法律合规等多个维度的要求,实现链上链下联动、技术业务结合、创新与管理并重,以充分发挥“凤凰V+”的数字赋能潜力。

第四,标准先行,引导凤凰V产业规范有序发展。充分借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中的经验教训,避免“先污染后治理”。制定技术标准和业务规范,可提升我国在金融凤凰V领域的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有利于厘清凤凰V的“是与非”和“真伪应用”,有利于维护市场秩序和金融稳定,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法定数字货币:可控匿名、“双离线支付”

据柒财经旗下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央行对数字货币的关注已久。2014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开始论证其可能性。2015年,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的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等进一步深入研究。

2016年11月,央行招聘专业人员进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开始筹备数字货币研究所,而身为央行科技司副司长的姚前,也被任命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

2017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2019年8月2日,央行召开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时还提出,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

至此,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了”。作为央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的穆长春2019年8月表示,央行数字货币DC/EP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即“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穆长春认为,对老百姓来说,基本的支付功能在电子支付和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界限实际上是相对模糊的,但央行未来投放的央行数字货币在一些功能实现上与电子支付有很大的区别,“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并实现可控匿名”。

公开信息显示,穆长春已就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第二任所长,而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已于2018年10赴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总经理。2019年9月,多家媒体报道称,穆长春已确认出任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

央行数字货币什么样?穆长春在《Libra与数字货币》的公开课中提到,“中国版数字货币项目称之为DC/EP,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数字化形态。我们对它的定义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

穆长春看来,中国版数字货币不需要账户就能够实现价值转移。具体场景中,只要手机上有DC/EP的数字钱包,不需要网络,只要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实现转账功能。传统电子支付在没有信号的环境中无用武之地,而DC/EP不需要网络就能支付,因此也被称之为收支双方“双离线支付”。

 

 

郑重声明:本文,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